首页 杂志概况 投稿须知 在线投稿 在线阅读 征订启事 广告服务 行业资讯 企业动态 资料中心  专访报道 会展信息 ENGLISH

程津培:从基础研究的“冷板凳”说起

来源:中国科学报 阅读数:208 时间:2019-09-10 10:33:09

“不管是做文科还是自然科学方面的原创性研究,你可能需要有这样一个思想准备:在你认定为重要的领域,做上十年、二十年……一直做下去,坐‘冷板凳’。虽然有点清苦,但这就是做原创性基础研究必须的一种品格——把‘冷板凳坐热’。”


9月6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基础分子科学中心教授程津培在中科院学术会堂,为中科院机关、研究所的青年同志和研究生作了一场“学悟讲堂”报告。


“从未追问过原理”?


1883年,美国物理学家罗兰为倡导大家对科学的关注,在刚刚创刊三周年的《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段关于“科学”的评述,中国人“躺枪”了:


“我时常被问及,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何者对世界更重要。为了科学之应用,科学本身必须存在。如果停止科学的进步,只留意其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应用,却从未追问过原理,而这些原理构成了纯科学。中国人知道火药的应用已经若干世纪,如果正确探索其原理,就会在获得众多应用的同时发展出化学,甚至物理学。因为没有寻根问底,中国人已远远落后于世界的进步。我们现在只将这个所有民族中最古老、人口最多的民族当成野蛮人。”


“这段话讲得非常尖刻,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罗兰有关中国古代科学的评述并无大错,的确让人警醒。”程津培说,“但是,我们竟然让它沉寂了一百多年,未曾被这个负面语言激励出国人的自强。直到现在谈到创新,要建立自信时,我们发现,老早之前有人说了这么刺耳,但又痛彻心扉、让人震撼的话。”


程津培认为,这段话应该作为一面镜子,永远值得我们反省。


中国四大发明中,造纸术和印刷术是“术”,可归为目前所说的技术类;指南针和火药曾经有可能发展成为“学”,即科学。但力学、物理学、化学以至磁学等学科,却没有在中国产生。“这是不是罗兰所说的,我们‘从来没有追问过原理’?”程津培感慨。


“追求原理”,其实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是前辈们反复叮咛过的。在程津培看来,国人在实践过程中,“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确实还不是十分普遍。有的可能“浅尝辄止”,有的可能“问了一部分”,没有一步步地追根寻源。


“于是,传统上的实用主义哲学,使得先人们没能够从中提炼出真正意义的‘学术’,与重大科学的产生、重大的发明创造以至数次产业革命失之交臂。”程津培认为,要让中国成为真正的科技强国,必须大力加强基础研究,特别是原创性基础研究。不管做什么方向,只要定标于原创,都要有“坐冷板凳”的品格,要有专心做学问、不慕荣誉、淡泊名利、甘于寂寞、不跟风的境界。


论文多不等于被尊重


长期以来,人们常习惯性地将“技术”置于“科学”前面。“然而,这并未促成我们在关系国计民生、国家安全等诸多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达到世界领先。事实上,即便在技术层面,目前还有很多‘短板’。”程津培表示,科学上的“短板”其实更多。


他认为,补基础研究“短板”,要抓“牛鼻子”。目前最突出的问题是,基础研究经费在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中的比例过低,长期徘徊在5%左右。近日刚公布的《2018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基础研究经费占R&D经费的5.5%,达到了近几年的新高,给人们以新的期待。


“但这一比例在主要的工业化国家,一般都在15%-20%,甚至更高。因此我们不仅要尽快补上这个‘短板’中的‘短板’,同时也要充分意识到,我国基础研究长期投入不足带来的后续效果,很可能会影响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科研的发展,因此,要做好长期努力的思想准备。”程津培说。


此外,程津培认为,我国重大原创性成果缺乏,学风浮躁,热衷于跟风、追热点,缺乏深入系统的工作,不甘“坐冷板凳”,科技评价体系不完善等问题,也是导致基础科学研究短板突出的重要表现。


“发表论文是基础研究的本分,本无可厚非,但切不能‘唯’字当头。”程津培讲道,“不注重原创,文章再多,也不等于得到的尊重更多”。


他援引ESI数据库统计的数据(覆盖时间为2007.1.1~2017.2.28),化学学科中国大陆Top 1%期刊论文数为4,131篇,居世界第二,美国5,511篇,居世界第一;材料学科中国大陆Top 1%期刊论文数为2,381篇,居世界第二,美国2,430篇,居世界第一。


此后,仅仅不到两年的时间,据InCites数据库新的十年文章累积统计数据(覆盖时间为2009.1.1~2018.12.31),化学学科中国大陆Top 1%期刊论文数为5,595篇,已越居世界第一;同样,材料学科中国大陆Top 1%期刊论文数为3,715篇,也越居世界第一。


现在,从论文总量、总被引论文数和顶级期刊论文数三项主要统计指标看,中国大陆的这两个学科都居世界第一位。


“这意味着什么?当然,这说明了我们基础研究的进步,说明我们在一些方面的研究水平正在以较快步伐进入第一梯队。但也不能过度解读。”程津培认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得到世界同行足够的尊重,更不意味着我们今后在这两个领域的高技术发展和商业运用方面已具备足够底气。


“事实上,有不少文章,只是花样上翻翻新,看似抢眼,但却与未来应用脱节,甚至与求索科学的未知脱节,这是我们最为担忧的。”程津培说。


程津培本人是做化学键能学研究的。他在“学悟讲堂”报告中,也介绍了自己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科技创新思想和要“甘于坐冷板凳”的指示精神,以及在键能研究和创建iBonD化学键能数据库上,取得成绩的一些实践和感悟。


改革路上尚需努力


程津培认为,文章发表中呈现出的浮躁之风,与我们一段时间以来科技评价制度的不完善不无关系。


他介绍说,国际上,科技评价问题已引起广泛关注。如,2013年150多名科学家和75个学术团体联合签署反对过度使用影响因子的《关于科研评价的旧金山宣言》,以及2015年在《自然》杂志发表的,关于合理利用科学评价指标“十条原则”的《莱顿宣言》等。


我国科技评价体系存在的问题可能比国际上“有过之无不及”。在我国,至今过分倚重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等量化指标和以“帽”取人的做法仍十分普遍。


“重数量、好跟风、傍热点,学风浮躁。这些相关问题已受到科学共同体的普遍关注,管理层也出台了不少文件,但效果滞后于期待。”程津培表示,科技界对科技评价体系的未来走势非常担忧,前一段无论是从人大政协还是院士群体,都针对我国科技评价和奖励制度的改革,组织了深入细致的调研,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


他提到,过度量化的评价导向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主要是正常的学术氛围遭遇破坏,学术不端和急功近利行为持续滋生。老一代科学家心无旁骛地追求真理,“甘坐冷板凳”“十年磨一剑”地潜心做学问的科学精神,在不断物化的现实中被严重侵蚀,做科研工作的价值取向令人担忧。


此外,评价中无视科技链条的不同环节,以及学科间和学科内不同领域的性质差异,搞“一刀切”式的量化评价,这造成忽视科学价值、一味追逐热点和“搭车式”研究泛滥,伤害了正常的学科结构,导致了学科畸形发展。


程津培认为,错误的评价导向会造成科技支撑服务和成果转化等体系无法按照规律正常运行,最终造成科学自身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环境被破坏。而对此,政府有关部门也做了许多努力,近期集中出台了一系列治理文件。但从实际效果看,目前收效尚不明显。


最近,有关科技政策研究人员组织开展了科技评价体制改革落实情况科研人员问卷调查。据这份“关于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效果的调查分析”给出的数据显示,总体上,科研人员赞同和支持“三评”改革和“清四唯”行动。但在2018年以来评价改革政策密集出台的前提下,仍有95%左右的调查者认为科技评价改革是必要的。


从落实文件的具体效果看,评价中“唯论文、唯帽子和唯奖励”的现象并没有发生显著好转。有72.4%、80.4%和80.8%的被调查人员分别认为当前“唯论文”“唯帽子”“唯奖励”等“三唯”现象“没多少变化”。


此外,调查结果还显示,“三评”改革在调查对象所在的基层单位并没有普遍得到很好地执行。仅有16%的被调查者反映所在单位的工作“有实质性改进”,34.8%表示单位虽有改革,但“只是走过场”,49.2%的人反映所在机构根本没有开展相应的清理或改革。


“这说明,改革已在路上,但仍任重道远,同志尚需努力。”程津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