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首页 杂志概况 投稿须知 在线投稿 在线阅读 征订启事 广告服务 行业资讯 企业动态 资料中心  专访报道 会展信息 ENGLISH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 丁奎岭:科研路上困难重重,如何保持初心

    “要挤水铸金”,塑造“金课”。 “顶尖大学,更要‘以本为本’。”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中科院院士丁奎岭正在和上海交大的同事们一起,努力打造一批真正具有含金量的“金课”。

    了解详细>>

  • 走近科学家|谭蔚泓:砥砺前行,梦想终将实现

    谭蔚泓,分析化学和化学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现任湖南大学教授,化学生物传感与计量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连续五年入选汤森路透全球高被引研究人员名单,先后获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美国化学会Florida奖、湖南省自然科学一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等荣誉。

    了解详细>>

  • 我的自述——傅若农

    傅若农教授生于1930年,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而后一直在北京理工大学(原北京工业学院)从事色谱分析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学术成就斐然,桃李满天下。 今年4月,正值傅若农教授90华诞来临之际,《色谱》期刊有幸出版“庆贺傅若农教授九十华诞专刊”,由刘虎威教授亲任客座主编,诸多专家供稿,并邀请傅先生亲自执笔,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

    了解详细>>

  • 一个山东教授5个亿的创富神话

    在中国要想发家致富,干哪一行好?经商、金融或者IT?少有人会说,搞科研也能赚大钱。 2017年3月,山东理工大学毕玉遂教授研究团队的无氟氯聚氨酯发泡剂专利,以5亿人民币的价格授权给了一家国内企业,创了记录。

    了解详细>>

  • 院士夫妇--汪尔康,董绍俊

    相似的人生经历,相同的研究方向,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共同为我国分析化学事业的创新发展呕心沥血。多年来,只要没有出差或其他安排,两人都是夜里11 点以后才相伴一起离开实验室。每年正月初一,因为考虑可能有人来拜年,两人也总是家里留一人接待客人,另一人去实验室。汪尔康和董绍俊所从事的研究工作极其复杂,而他们的生活却极其简单。两人对吃穿没有任何讲究,每顿饭都只是董绍俊自己做的一个菜。汪尔康觉得,这么多年忙于事业,没能照顾好家庭,感到十分歉疚。而在董绍俊看来,丈夫把精力放在了国家需要的事业上,自己没有任何怨言。几十年如一日,这对志同道合的科学伉俪,就在这种简单而忙碌的生活中,享受着人生,品味着爱情。

    了解详细>>

  • 施一公委员:十个诺贝尔奖也换不来一个西湖大学

    杭州市西湖区云栖小镇内,成立不足5个月的西湖大学安静矗立。这座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由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研究型大学,从筹建之初就受到广泛关注。作为西湖大学的倡议人之一和首任校长,结构生物学家、全国政协委员施一公,是西湖大学最重要的标签和宣讲人。

    了解详细>>

  • 无惧风雨 执着进取——伍丰仪器成立二十周年之际访创始人马明远

    跨越半个多世纪,马明远从一个踌躇满志的青年工程师,历经沉浮,成为一个跨专业多行业精通的老工程师。从东海波涛之畔的704所到上海市计算技术研究所,再到创立上海伍丰科学仪器有限公司;从船舶制造到集成电路研究工作,再到分析仪器研制。多次跨行业跨专业,马明远完成了一个普通科研工作者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值上海伍丰科学仪器有限公司成立二十周年之际,仪器信息网编辑特别采访了伍丰仪器创始人、首席专家马明远老先生,听他娓娓道来他的别样人生。

    了解详细>>

  • 102岁院士,一生立志攻克不可能难题,还是“院士辞职”第一人

    上世纪50年代,被我国政府用美战俘换回的蔡启瑞如今已经102岁。他耗费半生精力研究化学模拟生物固氮课题,要跟生物学习,在常温常压的条件下固氮成氨!但生物进化经过几亿年,而蔡启瑞只有短短百年,这个题目的难度堪比“哥德巴赫猜想”,他电脑里那些“达·芬奇密码”般复杂的模型图,也成为未解的“蔡老猜想”。如今蔡启瑞住院5年,已不能用语言进行沟通。记者进行了一场“抢救性”采访,从他的家人、科学界后辈的口中了解这位老人,希望这位“世纪院士”的科学成就和品格能为大众所知。

    了解详细>>

  • 陈洪渊:为科学"嚼菜根"的院士

    他是在我国分析化学领域钻研逾半世纪的泰斗; 他是长期从事精准单细胞探测的科学家; 他也是甘于为科学研究“嚼菜根”的学者。 他就是南京大学分析化学带头人、中国科学院院士陈洪渊。 已经81岁高龄的他,依旧在科学研究的路上,诠释着奋斗的意义。

    了解详细>>

  • 【时代脊梁】谭蔚泓:“10年内要推出临床应用的靶向抗癌药”

    湖南大学逸夫楼南楼二楼,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谭蔚泓教授的研究“圣地”。这个被玻璃门与外界分隔开来的“分子科学与生物医学实验室”,承载着他追逐多年的梦想——用靶向药物精准治疗癌症。

    了解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