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志概况 投稿须知 在线投稿 在线阅读 征订启事 广告服务 行业资讯 企业动态 资料中心  专访报道 会展信息 ENGLISH

专访报道

“零距离”接触SARS病毒,她说:那有第一手资料,我怎能不去!

来源:分析化学 阅读数:126 时间:2020-11-30 09:21:38

2002年,一场严重的传染病疫潮SARS在中国广东顺德首发,并迅速扩散,引起了强烈的社会恐慌。 

处于疫情的首发地,广州疫情严重,而当时上海只有四个病人。时任广州医学院院长钟南山给身处上海的闻玉梅打电话:“你那儿没病人,你坐那儿也没用,你要不要到广州来?” 

“来!”闻玉梅毫不犹豫地说。

一直深耕乙型肝炎病毒学与免疫学、治疗性疫苗基础理论与应用领域的闻玉梅,是我国著名医学微生物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闻玉梅

此时闻玉梅已经近70岁了,从当时的统计数据看,60 岁以上人群患SARS后死亡率高达50%。而闻玉梅毅然奔赴广州疫区,在广州第一军医大学P3实验室和国内医学同仁一起奋战。

闻玉梅所要面对的,不仅是“零距离”接触SARS病毒的风险,还有被称为“魔鬼实验室”的P3实验室。

P3实验室的学名叫“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实验室核心区的压力达到负40帕,身处其中必须忍受类似“高原缺氧”的感觉。为了防护自己和物品不被病毒污染,每一道工作程序都极为繁琐,在正常情况下5分钟就能完成的工作,在那里可能要1个小时才能完成。这对一位年近70的老人来说,考验可想而知。

“只要我身体吃得消,就这么干下去。”闻玉梅说。

当时许多人劝闻玉梅,不必亲自进实验室,她却说:“这里面有第一手资料,我怎能不去!”

到达广州的第二天,旁边的一个实验室里有6位工作人员发烧,闻玉梅请有关领导批准团队服用抗病毒达非,得到了关心和预防。当时广州发热病人没有隔离,但是闻玉梅实验团队人员另有住处及用餐处,不与他人接触。

当时,人们关于怎样研制疫苗和阻断非典的传播有很多假想途径。闻玉梅认为,防治病毒就要走创新之路,走符合 SARS 感染之路,于是她提出设想,研制一个通过鼻腔应用呼吸道的疫苗。这个方法一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成功案例非常少。而且当时人们对 SARS 发病、致病的原因都不是很清楚,所以有很多人提出质疑。

闻玉梅顶住种种压力和干扰,带领医学分子病毒重点实验室成员,经过19天奋战,成功获得2000毫升的高效价病毒液,为下一阶段研制灭活疫苗奠定了重要基础。他们与钟南山小组研讨又确立了灭活病毒技术,终于研制成功了创新性的、可杀死病毒的免疫预防疫苗“灭活SARS病毒免疫预防滴鼻液”。

疫苗在动物身上试验证明,它可以保护全身和呼吸道局部避免病毒感染。这一成果在国际著名医学杂志上发表后,得到了国际同行的一致肯定和好评。至今,SARS滴鼻剂实验研究的英文论文,还在这次新冠疫情中被多次引用。

同时,闻玉梅加紧对SARS病毒的研究,并与钟南山一起共同发表《用灭活病毒疫苗保护SARS病毒接触者》一文,提出了加强对接触者的保护,建议用灭活疫苗进行干扰、免疫的应急措施,同时建议立即着手采用我国已有的灭活流感疫苗滴鼻,接种“非典”的密切接触者,控制病毒的蔓延。

除了亲自披挂上阵,深入疫情一线,闻玉梅还在决策层面充当顾问。2003年4月上海成立了防治“非典”的专家咨询组,闻玉梅在其中担任顾问,对防治“非典”进行科学指导。

2003年4月22日,闻玉梅接待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成员、病毒学专家Wolgang Presie到实验室考察“非典”最新科研成果。(右一为闻玉梅,右二为Wolgang Presie)

2003年7月,非典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闻玉梅因为在抗击非典中的无私奉献和卓越贡献,被中央组织部授予“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工作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此外,非典事件中还有两项重大后续科学成果与闻玉梅有关。

第一是关于冠状病毒。2003年爆发的非典属于冠状病毒,该病毒于 1972年由英国科学家发现,此前中国科学家对此并不了解。疫情爆发之后,科学家发现,早在 1999年,闻玉梅主编的《现代医学微生物》一书中就收录了军事医学院五所朱关福教授编写的冠状病毒内容。该书为国内的科学家迅速有效地了解此疾病的情况提供了充分而有益的参考依据,使得科学家们在认识和对付此病毒时没有走很多弯路。

第二是P3实验室。闻玉梅受钟南山之邀赴广州之行的最大收获就是她意识到一定要在上海,在自己的医学院建立P3实验室,回上海后,她便向上级领导提出筹建P3实验室。2005年前后,复旦大学枫林校区BSL-3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正式落成,该实验室总建筑面积约150平方米,包括3间主实验室、3间缓冲间、1间准备间以及辅助区域等,10万级系统洁净度级别。

在本次新冠疫情暴发,这个实验室成为上海重要的实验研究基地,为上海分离出首株新型冠状病毒。

闻玉梅常对学生们说:“科研的核心是创新,科研的道路是勤奋,科研的态度是求实,科研的目的是为人民。” 而这,也正是她一直践行的真理。

来源:中国科学家